中国(华夏)纳税人协会联盟
Chinese Taxpayers Association

红卫皂米:大草原品牌的新崛起! -建国初的老国企如何靠产品创新逆袭新消费市场

41
红卫皂米:大草原品牌的新崛起!
-建国初的老国企如何靠产品创新逆袭新消费市场
2021 年确实不同凡响,年初一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从湖北打响,大草原的白衣天使们纷纷南下支援。几个月过去,抗疫战士凯旋而归,回家乡后受到英雄般的欢迎!采访中面对镜头,她们自豪地夸起所爱的家乡:“我们数支抗疫队伍全身而退,没有一人感染掉队。因为我们自小是吃乳制品长大的!”
也许,除了蒙餐,内蒙古人还有更多鲜为人知的蒙品!元旦前夕,面对众多媒体人士,包头红卫公司董事长奇德喜在产品研讨会上,随手拿起身边一盒皂米,取出一小袋撕开,他的舌头上就舔满了雪花样的皂米,并毫不犹豫地咽下去。这个举动惊到了现场数十位媒体和与会者!毕竟,洗涤用品怎么可以用来尝?
虽然他不主张真的来“吃”他们生产的洗涤用品,但奇德喜的“奇兵部队”里,还是经常有人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自己产品的信任。


截屏2022-06-29 10.43.50.png


草原优势:洗化行业最早的高端“制皂”有何来头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改革开放以来,内蒙古靠着乳制品、肉制品、绒毛制品崛起的资源型企业不胜枚举。但又靠资源又靠科技优势发展起来的企业,可谓凤毛麟角。皂,是人们生活中最常见的日用品,它看起来光洁,摸上去顺滑,样子普通,实际上香皂是一个神奇的发明,它既要亲水又要亲油,才能具备清洁去污的能力。这种伴水而生的奇妙小物件,帮助我们清洁身体和衣物,成为人们日常生活最为亲密的朋友。
1952 年,包头当时一家叫吉庆公的化工厂,生产的肥皂名为“琼露”和“贵蒙”,是当时内蒙乃至全国西部区第一块“皂”。此后,公司合营后国有资本注入吉庆公,包头市红卫日用化工有限公司诞生。这是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项目,肩负着国家经济战略布局和
西部地区发展建设的使命。1966 年,红卫日化年产香皂 1000 吨以上,迎来了第一个发展高潮。到八十年代中后期,红卫年产皂 5000 多吨。当年的“红卫皂”红极一时!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特别是之后中国加入 WTO,大批外资日化企业纷纷涌入,国内亿
万消费者不由自主选择了洋品牌或有合资背景的产品。昔日车水马龙,排长队购买红卫日化产品的荣景不见了。
2004 年,包头市谦祥益公司总经理奇德喜协同几位业内股东,以竞拍形式将这个沉寂许久的老国企全盘接收,300 多名员工和全部债权、债务一次性解决。转型成功后,红卫日化大刀阔斧引进世界先进生产线,产品定位于研制天然绿色系列产品,品牌名称还沿用老国企的“红牌”。但在市场上摸爬滚打数十年的奇德喜,敏锐地洞察到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香皂的质量和花色品种有了更高要求,消费者还对皂基的天然健康有了更高需求。
为此,奇德喜逐渐提出:“做洗化行业的先行者”,“从洗得干净,到洗得健康”,这些较为超前的市场认识,为红卫今天走上高端“制皂”提供了难得的初心和方向。这样,红卫坚持以食品级生产标准制作每一款皂,所使用的牛羊油脂,皆为优品级国家食用油品,算得上上等皂化油脂。因为红卫地处内蒙古大草原腹地,有着天然的原料优势。内蒙古草原日照充足,低气温,高海拔,这里的牧草含水量少,营养成分高,被誉为世界的“黄金牧场”。牛羊以天然牧草饲养,牛羊油脂不仅绿色并且优质,还有草原深处大量的天然湖碱、无机盐等制皂基本原料,都为红卫品牌生产线提供了充足的原料保障。目前,红卫日化已经在鄂尔多斯市、包头市、锡林郭勒盟等多地牧区建立了原料基地,每年用掉的农牧民优质牛羊油达 4 千多吨。


截屏2022-06-29 10.44.05.png


但市场竞争波诡云谲。2015年,屡次压价的红卫皂不但价格上没有竞争力,还远远高于市价,这让董事长奇德喜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偶然契机,奇德喜受邀参观了 7 家日化企业,走了一圈才发现,原来每个企业都不同程度地在用工业油脂制皂,相比于红卫当时 7000 元一吨的牛羊油来说,1700 元一吨的工业油脂成本价格竟然低了四五倍,如此悬殊的差距怎么竞争得过人家?真是福祸相依,皂“化”弄人!由于碱在香皂生产中起着关键作用,自从 1791 年法国化学家尼古拉斯·勒布朗用电解食盐方法廉价制取火碱成功,促使了 19 世纪末制皂业由手工作坊向工业大生产快速转化。由此导致人们对现代生活方式的依赖,大家对健康危机从来没有做过认真反思。更由于商家对消费者不负责任的贪婪,良商、善品极度匮乏,合成洗涤剂产品却泛滥已达 10 万余种。无节制的惯性列车即将轰然奔出跑道了,人们还像待宰的羔羊引颈就戮!既然成本压不下来,随大流用低端油脂制皂不可以吗?但奇德喜说他压根儿就没有这么想过。有一天,他从广州的一家宾馆里起来,突然间悟到:“咱是地地道道的蒙古族,做低端产品我们没有优势,那么用最好的原料生产最好的产品,红卫肯定可以做高端皂。随着人们对健康的重视和消费市场的升级,高端需求一定可以被唤醒。”他想起很多朋友送来英国、南韩、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皂片,虽然都标榜高端,好几百元人民币一块皂,但这些高端皂给他的体验,并不比红卫的香皂好多少,价格却高出红卫几十倍。留得草原在,不怕鹿不回!如今人们大谈养生,防止病从口入。其实,皮肤才是人体第一大呼吸器官。比起不足 2寸的鼻孔及嘴巴,人体近 2 平方米的皮肤“吃”什么更关键。不谈大量日化产品残留如何穿过你的皮肤屏障,久而久之导致人的免疫力下降,单凭洗衣液等产品 80%的水+20%化工品这一点,让人拎着从超市走出就产生一份沉甸甸的疑虑。根据红卫的市场调研,每年有 9500 万吨洗化产品投放市场,但目前市场上的洗化产品,均以化学合成品居多。虽然人们也逐渐意识到使用化学合成洗涤产品对健康的危害,但市场上通常却难买到健康的洗涤产品。功夫不负有心人。红卫将企业所得全部投入科研领域,专攻健康日化产品,打造灭菌级的专利生产线。近年来终于结出丰硕成果:红牌香皂,正反双色,去污、杀菌两种功效,遇水后皂体滑润不涩手,泡沫适中易漂洗,成为皮肤清洁与保健的上乘佳品!


洗涤革命:科研大投入做不折不扣的中国创“皂”


截屏2022-06-29 10.44.25.png


纵观人类早期历史,大凡创造非凡成就、留下不朽遗产的民族都表现出对沐浴的无限痴迷。作为文明的产物,衣服向来被视为人的第二皮肤。因此,洗衣也可以被视为沐浴的延伸。相比于洗涤液、洗衣粉等化学合成品,皂的成分相对简单安全。但时代变迁,传统制皂工艺已无法满足人们对于机洗的需求。科技不仅是第一生产力,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崇尚天然的草原人,面对着宝洁、联合利华等科技型巨无霸,小小的红卫还能在“技术”二字上有什么突破吗?“伸手抓星星,即使一无所获,也不致于满手泥土!”奇德喜常常引用这样的话,激励自己大量的科技研发活动。回看 2005 年,红卫日化引进世界最先进的意大利“透明皂”生产线,当时拥有这一生产线的企业全国只有 5 家。到了 2013 9 月,红卫在包头铝业园区新建新型现代化厂区。公司引入两条现代化生产线,在生产自有品牌的同时,也代加工其他国内知名品牌,甚至还成为多家知名微商团队的贴牌加工商。


近年来,红卫日化又先后投入科研及设备经费五千多万,用于开发新型高效环保洗涤制皂生产线,不断设计创新产品,引进国际一流生产工艺,成功生产出了原料天然、不含任何添加剂的绿色洗涤系列产品,覆盖洗化业的各个领域。更可喜的是,经过七年艰苦研发,红卫终于推出全新一代高科技产品:“皂米”!皂米不再是块,也不是片或粉,更不是液体,而是白如雪花绵柔如米,油乎乎的感觉让人想起当年的雪花膏。


比起洗衣液中 80%的水,“皂米”可谓粒粒皆精华。皂米外观看似洗衣粉,却绝对不是一种东西。洗衣粉因对皂基的化学反应破坏了分子结构,而皂米细如白面,天然皂基经过物理反应后不改香皂的本质。皂米所采用的专利研磨技术,使皂粒直径低至 0.3mm,比头发丝还细,小包装即用即开,同时满足了手洗、机洗双重需求。红卫还聘请母婴护理学家加盟公司研发团队,开发出的婴儿皂和婴儿皂米两款产品,不但不含任何对人体有害的化学成分,而且对婴儿皮肤有保护作用,经权威部门检测,洗净率和杀菌率均能达到 99.98%,被红卫日化称为“皮肤可以吃的皂”。生物技术的突破,洗衣革命的开始!自从贴身衣物有了皂米,你的外层皮肤就真正安全了。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红卫的专利技术还体现在独家工艺设备的研发中,这些生产机器有效运用包头的稀土材料,增强了皂米的表面活性,使皂米中具有清洁功能的活性物含量多达 78%,去污功效自然十分强劲!截止目前,红卫的皂米生产设备、研磨造粒机及皂米的制作都已获得国家专利。红卫在领先的工艺设计和高标准生产环境下,不断打破外资企业在国内高端皂市场的技术垄断,持续生产出皂米、桉叶杀菌护体皂、羊胎素精华皂、卸妆皂等品类丰富的新产品。

红卫还拥有国内一流的大型透明皂生产线,全电脑触控,并投入巨资购进世界领先、国内唯一的双色皂生产线,并买断全国市场的生产权;为最大化提高产品品质,公司还购进专业的大型水过滤设备,将生产流程用水环节全部改为纯净水。


目前,红卫已成功开发了厨卫洗护等液洗类产品,洗衣及个人洗护等皂类产品,全系单品多达 100 余种,并开发完成了未来 3 年的配方储备,多项产品获国家发明专利。你只有用过一次红卫品牌,才知道咱草原上的工匠精神有多厉害!


市场先机:线上线下连锁经营模式进万城!
匠成万物,然后立品、立德!

2021 年新冠疫情后,尽管企业遇到了 1952 年以来最艰难的环境,公司董事长奇德喜还是庄严承诺:“车间还是要以厨房的标准,设备还是要以厨具的标准,产品还是要以食品的标准,创制亿万块皮肤可以吃的皂。红卫不会降低高端标准,我们还是用牛羊油和天然湖碱做皂基,严禁一滴化学及生活垃圾油脂进入红卫大门,这是我们生产管理的底线。”让他心宽的是,红卫人非常支持他的决定,红卫产品依旧是 100%的无化学添加剂、无荧光增白剂、无磷天然配方,绿色健康的旗帜仍然飘扬在草原上空。红卫的线上产品商城显示,红卫产品的价格分布在 4-200 元之间。品牌虽定位为高端皂,但定价并不十分昂贵。“我们卖 15 块钱一块,卖 30 块钱、32 块钱、68 块钱一块的皂,卖得都挺好,消费者有人买,大家买完以后反馈用着很好。”奇德喜表示,新产品以高品质定位后,受到市场青睐,这比他预想中要好很多。


据调查,成年人群对香皂的偏爱,加之新增年轻女性沐浴习惯的回归等诸多方面的原因,香皂在未来 10 年内仍将在身体洗净剂和内衣洗涤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以往大家洗涤贴身衣服:一是通过洗衣机+洗衣粉或洗衣液,但这些为化学合成品,所以对皮肤会造成伤害;二是通过手洗+洗衣皂,消耗时间不说,还消耗体力。而皂米专为贴身衣服机洗而发明,从此解放了您的双手,洗贴身衣物小小一勺,轻松搞定。从此,健康地机洗内衣将渐渐成为时尚!


截屏2022-06-29 10.44.44.png

红卫品牌,因着专利技术皂米的诞生,从人的第 1 层皮肤护理开始,在皂基不变前提下,今天又扩展到人类第 2 层皮肤“内衣”上来。这是人类皂文化划时代的革新!多年来,红卫持续研发健康洗涤产品,全部采用高于国标的企业食品级标准,由当初的一款,发展到如今的皂、粉、液、精四大类 100 多个单品,包括红卫皂米、洁肤酪、卸妆皂、洗衣皂、洗衣液、洗洁精等。年产量 30 万吨的流水线设备,保证了市场的供应。


这些年,红卫不断拓展生产及销售规模,市场占有率也逐步扩大,营销网络辐射内蒙周边、东三省、北京、河北、山东、四川等地,不仅是呼铁局、北京铁路局、包钢集团、一机集团、华能电力、君正化工等大型工矿企业采购的长期合作供应商,还持续向蒙古、缅甸等国家出口产品。新产品已销往全国各地,并且出口俄罗斯、韩国、日本等国。前景虽光明,但道路仍然曲折。红卫有资源优势但没有成本优势。消费多元的时代,消费者无知无畏、在懵懵懂懂中不辩良莠,这个教育成本乃红卫产品生命线不能承受之轻!
企业最近开发了全新模式的电商平台,让有销货能力的人在好的平台上能赚到高收入!线下有成熟的连锁营销运营模式,以及保姆式的全程服务体系!在价格战中也许没有优势,但红卫人的执着堪称“特种兵”,他们在信心里常常宣告:不出若干年,像我们这样天然健康的品牌将逐步占领市场,隐藏着“毒素”的无数日化洗涤合成产品,都将被“红牌”罚下!
竞技场上,亮出红牌是强有力的判罚宣示。危机四伏的洗涤产品市场,但愿不健康的产品即使不被罚下,最好都被“红牌”替代!更难得的是,红卫认识到企业是有社会责任的。按照新规划的连锁经营模式,到今年年底,红卫职工人数和经销商的规模都在大范围突破中。按照“一个城市一支队伍”的模式,红卫日化将全国的卖场促销人员,招聘重点指向家庭比较困难的中年人群,每个城市 50 左右,致力帮助他们度过生活困难。此外,企业还计划安置一些残疾人和退伍军人,也为一

些愿意创业的大学生提供机会。红卫日化在推动社会就业和拉动地方经济发展上,也将做出突出贡献。虽然定位为高端皂,但红卫人希望尽快让中国的新创“皂”能更快速、更廉价地旅行到全国各地,为那里的人们带去卫生与健康。同时也希望与更多伙伴将“皂米”这样中国特色的“概念皂”,像当年外资洗漱品牌长驱直入中国市场一样,尽早进入发达国家,显示出中国草原品牌的新崛起!


国人体魄:洗的干净、排的环保!

截屏2022-06-29 10.45.01.png


1958 1 月,美国海洋生物学家卡森接到一封朋友来信。信中描述了一个小镇的春天如何异乎寻常的安静,听不到鸟鸣,感觉不到任何自然的气息。她为此进行了 4 年调查,写成《寂静的春天》一书。书中以扎实的数据和资料,严肃地指出人类不加选择地滥用农药、杀虫剂和除草剂等化学合成制剂,将会危害鸟类和其他野生生物,并通过污染食品、空气和水,直接威胁人类的健康和生存。
国外有人说,不卖军火就卖日化产品。在各种癌症、皮肤病、新冠肺炎、禽流感等频频肆虐,人类健康已到安危之际,红卫多么渴望消费者早日觉醒,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选择“让生物洗涤取代化学洗涤”。地球村时代,没有一个人是孤岛,在每一种社会危机中,每个人都应反躬自省。个人的选择很重要,但企业的价值追求更重要。公元前 2000 年,人类也许就有了第 1 块自然型的香皂,藏污纳垢的野蛮身体,终于第一次被清洗得干干净净。100 年来,现代意义上的香皂进入中国;1952 年包头红卫日化制造出中国西部第 1 块香皂;2016 年红卫诞生了皂米技术、并于 2020 年正式量产,这标志着人类健康地净身与排放的环保,鱼与熊掌兼得的双目标真正实现了!皂米,健康如米!环卫,从环身开始!
国人体魄的健康,过去有“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如今新冠肺炎背景下又是草原人提出:从人的第一大呼吸器官皮肤开始,由内到外开始护理人的第二层“皮肤”贴身内衣上来!
早在 2005 年,奇德喜先生就被评为包头市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优秀建设者号;
2007 年,红卫被评为内蒙古民营企业 100 强企业”;
2008 年,红卫评为包头市农牧业重点龙头企业”;2014 年,红卫品牌评为“内蒙古著名商标”;
2019 年,红卫被评为“自治区知识产权优势企业”;
……
历经 68 年的岁月洗礼,红卫已由原来的老国企一举成为拥有 28 项多发明专利,七十多款健康系列产品,总资产超亿元,无形资产 2.3 亿元的科技型民营生产企业。“洗的健康,排的环保!”在红卫用户手册《皂米的故事》里,记者发现了这样的高度表述:“个人健康是你自己的,环境安全却属于全人类的!”当下,新冠肺炎的严重威胁还没有退去。如何提高自身的免疫力?从个人洗护产品的安全,到城市排放废水的可降解问题,都切实关乎到国家和民族的健康福祉。
从奇德喜的言谈中,一举一动让你强烈地感受到那种久违的对人类健康的忧患意识。但他对自己品牌梦想的认识也许很简单,就是九个字:“绿色皂·科技皂·红卫造!”相信红卫日化的这位蒙古汉子,一定能在各方协助下,实现多年夙愿,在赢得大众健康的大目标后,也实现企业展翅腾飞的小目标!
当上帝创造了黎明时,祂才惊诧地发现,黎明是如此之美!(张汉信/文)